您现在的位置 : 靖和信息门户网>音乐>筹备17年做出《太空人》吴青峰治愈了自己

筹备17年做出《太空人》吴青峰治愈了自己

2019-10-31 09:32:31 点击:3626

从“苏打绿歌手”到“新歌手”,9月6日,greeny的第一张个人专辑《宇航员》正式推出。经过《明日之子2》、《歌手2019》、《乐队的夏天》等音乐品种的洗礼,他终于毫无保留地向观众展示了自己个人的音乐世界观。

宇航员包括12首歌,从前言1到前言12到“局外人”。整张专辑呈现了大量孤独、神秘和温暖的情感图像,就像一部长篇小说。离开传统流行音乐的范畴,greeny在音乐中使用了大量合成器、弦乐器、打击乐器和采样。他对人类声音的录制和混合做了很多探索,并在整个“小说”中嵌入了许多细节——从由“宇航员”、“太空”和“宇宙飞船”组成的“太空三部曲”到从专辑中其他11首歌曲的歌词编辑而来的“回声收集器”(Echo Collectors)。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格林尼解释了这张专辑诞生背后的故事。了解了这张“非典型”流行唱片的成长模式后,你可能会对这位“宇航员”产生更多的共鸣。

所以主要的角度

宇航员更像躺在医院病床上的人。

继专辑第一首单曲《巴别庆典》的内涵之后,宇航员的整张专辑聚焦于沟通的谬误、似是而非的语言,以及真理与谬误、梦与醒、对与错的命题。格林尼说,整张专辑的出发点是歌曲《宇航员》——他在2013年至2014年间在飞机上创作了这部作品,并将其封存。直到制作专辑的计划出台,他才再次开启这首歌。

“宇航员之间的对话由真空或氧气面罩隔开。有时,只有眼睛或其他感官可以用来判断信号,然后会导致理解上的错误,从而导致情感上的差异,这种差异可能会消失或变得美丽。”受这张照片的启发,greeny收集了16年的作品,并制作了这张完整的专辑。

然而,在“宇航员”的表面含义下,格林尼表示,他心目中的“宇航员”实际上更像是《普拉亚瑟》mv中无法在病床上表达自己的人——“他心中的想法或经历是否更真实?即使在幻想世界里,他脑子里到底在经历什么?这是我想象中的画面。”

因此,入射与角度匹配。

苏打绿成员参与组建金牌幕后团队

在整张专辑的幕后名单中,greeny参与了歌词创作、编排、钢琴录音、和声录音等。大多数歌曲中。苏打绿成员刘家凯参与了专辑最后两首歌曲的旋律创作。此外,许多著名摄影师和mv导演参与了宇航员的诞生。

9月4日在北京举行的新专辑发布会上,专辑大师视觉摄影师钟灵和摄影艺术家蔡美儿相继亮相,献上了令清丰泪流满面的真诚祝愿。庆丰说,钟灵与她的好朋友蔡依林、田馥甄等进行了合作。"我能从她的照片中看出我想说什么。"然而,在韩国摄影师拉拉·蔡(rala choi)参加了他的“巴别庆典”展览愿景后,清丰从心底里感到,他在那些摄影作品中获得了另一种生动的面貌。

《宇航员》再次由陈依琳执导,他曾担任苏打绿《小情歌》和《小宇宙》的mv导演。与此同时,庆丰还预测,他将与香港导演翁子光合作出演《寒冷》mv。导演翁子光凭借电影《踩血寻梅》获得了七项香港奥斯卡金像奖。经过近三个月的犹豫,他终于同意接手拍摄他生命中的第一部mv。

[歌曲故事]

04,宇航员

歌词/歌曲:绿色

曾经离你这么近的舞蹈没有重力。

在互相交谈的日子里,就像互相鞭打

可惜我的环境没有水和氧气。

我的重听以为你说继续

所以你是在说离开

09,男孩庄周

歌词/歌曲:绿色

他的到来就像一个光明降临的孩子。

毫无期待地展望未来

过去不求回来就回来

想想看,徐莱

鲜花相视而笑

几乎在2013年和2014年,我在飞机上写了“宇航员”的歌词。那天我只是没有带笔记本,所以我把歌词写在随身携带的一本书的背面。下飞机前,我在写最后两句歌词的时候拍了一张照片,然后把书收起来。但是后来我记不起它写在哪本书上了。写完这本书后,我找不到了。

然而,巧合的是,我在创作这张专辑的过程中完成了一首名为《男孩庄周》的歌。事实上,我曾经犹豫过是否要写《庄子》,因为我知道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符号,许多人应该想象我过去写了什么,但这与此无关。这首歌的编排和制作完成后,制片人徐倩秀突然问我:“你想读这首歌中的庄子一段吗?”徐倩秀鼓励我先去找它。后来,当我去看庄子的时候,我发现宇航员的原稿写在书的后面。这真是一种奇妙的联系。格林尼口述

《专辑中埋藏的猎犬的全面分析》

宇航员、太空和宇宙飞船:为什么一张专辑里有三首同名歌曲?清丰微笑着说,这是为了让每个人“在ktv点歌时引起混乱”。同时,这也呼应了专辑中“传播谬误”的主题。

“回声收藏家”(Echo Collectors):清丰的作品通常是先有单词或歌曲,而“回声收藏家”则是罕见的先有歌曲的作品,灵感来自朋友的打击乐音乐会。这首歌的歌词是从专辑中其他11首歌曲的歌词中剪切和拼贴而成的。

《线的记忆》和《局外人》:专辑的最后两首歌是由刘家凯创作的。庆丰和贾凯有一个共享的演示文件夹。听到这两首曲子后,他们讨论并写了歌词,希望能把它们纳入专辑。贾凯以前很善良,是苏打绿的“恶霸”。这一次庆丰在提到这位朋友时自豪地说:“出国留学后,贾凯做了一些不同的事情。”

《宝塔庆典》:庆丰说,在制作整张专辑的过程中,他经历了痛苦的挣扎、阴郁的绝望和自我拥抱等一系列过程。直到歌曲《宝塔庆典》最终被制作出来并发行,他才感到真正治愈了。

新京报记者杨昌

(编辑:张华伟,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