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靖和信息门户网>音乐>短视频版权市场的破与立

短视频版权市场的破与立

2019-11-01 09:21:17 点击:4730

照片来源@ vision china

文|吴勋

8月30日,“麦克南商业侵权第一案”尘埃落定。Papitube,作为最早被带到餐桌上的mcn机构,敲响了行业的警钟。

这一次,侵权事件源于papitube的评估博客bigger Research Institute在2018年发布的一段视频。视频中的背景音乐使用了lullatone在2011年未经授权发布的原声歌曲《边走边走》。

消息一传出,“papi酱公司的短视频分数被起诉侵权”就成为热门搜索列表,并引起网民讨论。

一些网民开玩笑说,vfine音乐是“视觉中国的音乐版本”,直到今年3月才发现音乐版权的商业发行平台与lullatone签署了一份合同。

但说实话,从版权保护的角度来看,vfine的权利保护没有错。

然而,成功的博客确实存在版权意识不足的问题。事件发生后,比格研究所于7月24日发布微博解释情况。判决下达后,该公司于9月12日再次发布微博道歉,并根据自己的经验制作了一段科普视频,以全面恢复侵权行为。

在视频中,“更大的研究所”承认这是由于它缺乏版权意识,并说它应该补偿版权所有者的损失。后来,papitube旗下的博客表达了对版权的支持,称他们应该加强版权意识,尊重他人的劳动成果。

然而,除了道歉,更大的研究所在视频中提到的一些情况也值得关注。

例如,短视频的创作往往需要多种背景音乐,而音乐库的音乐价格非常高,单个的价格高达数千元,版权授权不完整。或者想获得授权,但很难找到版权所有者等。

在这种情况下,内容创作确实存在困难。导演的微博发布后,许多视频大师表达了他们的高度赞同,并表示他们在内容制作上遇到了同样的麻烦。结果,导演的微博“你拍摄的视频可能被侵犯了”再次被搜索。

尽管“更大的机构”在视频中一再声称,该事件与帕皮酱无关,但从专业角度来看,帕皮管作为麦克纳机构,无法逃脱其责任,尽管它与papi酱本身无关。

一般来说,mcn组织在与名人签订合同后,负责帮助博客作者拓展和维护各种分销渠道。同时,MCN组织还负责管理内容的数字权利。但是,由于目前国内mcn组织发展模式的不成熟、商业化能力和内部制度的不完善,在内容制作上存在一些疏漏,导致侵权。

事实上,自从vfine music起诉papitube以来,该行业一直非常关注此案。最大的原因是本案具有侵权的特殊性,如跨国版权保护、获取短视频内容版权保护证据困难、价值确定困难等。同时,papitube也是短视频领域领先的mcn组织之一,具有自己的交通效应。

到目前为止,案件尘埃落定,但除了维护权利之外,更应该关注的是如何让自媒体从业者避免侵权。

最早被射杀的鸟Papitube是首当其冲的。根据导演的视频,papitube已经购买了一个音乐库。在培养博客作者版权意识的同时,Papitube还为公众进行了版权知识普及,并提前编制了一波适用的版权指南。

9月9日,papitube发布了《自我媒体从业者版权基本指南》,从软件、字体、音乐和图片四个维度为短片创作者提供参考建议。

受到版权的正面打击后,papitube率先做出回应,总结自己的经验教训,输出第一手图形策略。可以说,这将成为行业和创造者的警告信号。

事实上,纸管不是一个例子。在短视频内容领域,一度存在于音乐市场的版权混乱正在上演。

自2016年以来,短视频内容发展迅速,行业正处于野蛮的增长阶段。材料拼贴、片段融合、音轨替换等现象层出不穷。

这与短片的制作模式密切相关。在短视频领域,ugc制作模式往往是主要模式。许多短视频内容是对长视频的二次编辑和创作,特别是电影、电视和科普。在许多情况下,电影和电视作品的图片,背景音乐和一些受版权保护的图片被使用。

即使短片发展到现阶段,很多教资会和pgc的内容仍然没有太强的版权意识。在中国互联网的自由惯性下,这些博客作者的数字版权意识薄弱,即使是应该专业化的mcn机构和短视频平台也经常出现疏漏。然而,随着互联网行业的进一步成熟,该行业保护数字版权的意识不断提高,随意使用受版权保护材料的现象受到公众的谴责。

同时,音乐版权所有者也瞄准了各种名人。

2017年,现场直播平台花椒因长期未经授权使用中国音乐制作权协会管理的音乐作品而登上码头。2018年,宇都的姐姐冯提莫在直播中演唱了由该协会管理的歌曲《爱心》,并被判侵权。

红头犯下的侵权行为通常更容易被发现,而且没有秘密可以隐藏在众目睽睽之下。“未经授权先唱后唱”的行为经常出现在直播平台上,甚至在一些电视节目和综艺节目中,也经常出现没有版权的重印。

2017年,湖南卫视的华侨春节联欢晚会改编了维塔斯的歌剧,没有版权。去年五月,在北京卫视的歌唱综艺节目《跨界歌曲之王》中,许井磊再次演唱了《风之恋》。她不仅没有得到授权,连歌词和歌曲的作者也不见了。

事实上,无论是直播平台、综艺节目制作人还是明星本人,一旦他交出版权,他要么补充授权,要么败诉。

音乐市场的版权之战已经持续了许多年,现在烧进短视频产业是正常的。毕竟,电影、卡通和游戏等商业内容都在为音乐版权付费,短视频行业当然也不例外。

事实上,从2014年起,国内在线音乐平台开始进行版权重组。在纠正网络音乐版权问题的同时,各大平台也引发了版权纠纷。腾讯、阿里和网易是三大音乐巨头。尽管战况艰难,但经过一番混战后,在线音乐市场上几乎没有没有版权的音乐平台。

专业网络音乐平台之战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但隔壁短视频平台的音乐版权却很少受到关注。事实上,短视频大多以音乐为背景或内容,与音乐平台相比,这是一个高侵权发生率。

2018年,国家版权局采访了15个关键的短视频平台,包括颤抖和快手。通过自我检查和用户报告,与版权相关的751个音频和5284个视频被下架,11203个用户被永久禁止。

在检查了这些平台后,侵权行为得到了进一步遏制,但与庞大的内容市场相比,这仍然微不足道。除了短视频平台,还有各种平台、机构和个人。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短视频内容在各地蓬勃发展,但一些成熟的电子音乐版权交易平台正在迅速崛起,并迅速占据国内数字音乐商业版权市场。面对侵权,这些音乐商业版权平台不会松懈。

虽然不乏版权所有者利用捕鱼来保护自身权利的现象,但在现阶段依靠市场主体的自律很难规范版权问题。因此,版权平台权利的大规模保护对市场教育具有重要意义。此外,在短视频市场上,要面对版权,很难不经历几次刮骨头的痛苦。

从短片平台,mcn组织到内容创作者都面临版权问题。随着行业标准的逐步引入,这些侵权现象有所缓解,但与广阔的内容市场相比,还远远不够。在短视频行业,仍然存在着各种界限模糊的版权纠纷。

纸管不是第一个也不是唯一一个。作为一个专业的mcn组织,虽然它对侵权问题高度敏感,但仍然很难避免主要的罪魁祸首。事实上,底线仍然是版权意识不到位。

音乐商业版权市场的第一次觉醒拉开了短视频产业版权保护的第一次世界大战。

papitube之后,主要mcn组织和内容制作者(如短片)获得合法音乐许可的需求将继续得到强调。

然而,短视频与普通音乐侵权略有不同。短视频中的数字音乐主要涉及四个主体:短视频平台、教资会用户、音乐版权所有者和网络传播者。在多利益主体下,侵权责任的定义往往不明确,目前的版权保护大多是“羊走失后补篱笆”式的事后救济,无非是“侵权在先,通知在先”等。;你通知,我删除”。

这种版权保护的态度是不健康的。版权保护应注重事前预防。尽管有如此多的侵权行为,无数的平台和名人被带到被告席上,但其中大部分是在他们伪造授权和赔钱后被揭露的。这个行业真正需要的是有人站出来告诉每个人如何避免侵权。

然而,很明显,很少有人意识到比维护权利更重要的是培养版权意识。然而,公众、侵权者和被侵权者只是在火在他们头上燃烧时才开始考虑灭火,而从未考虑通过提供真正的解决方案来避免侵权风险。

纸管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侵权发生后,papitube根据自己的经验和教训总结出一套适合自媒体从业者的版权方法论,并在指南中详细列出了自媒体作者在内容制作中可以避免的版权问题。鉴于许多自媒体从业者即使有版权支付意识也没有对接渠道的现象,papitube还提供了一个可以联系的版权购买平台。

在papitube发行的本指南中,列出了制作简短视频内容的软件、查询字体版权的网站和免费字体。在音乐章节中,还详细给出了音乐作品的版权定义规则,例如,“一首歌曲的版权分为歌词和录音两部分,因此一首歌曲的完整版权可能属于两家公司,没有完整权利的使用将被视为侵权。ゥ?

事实上,数字版权管理是mcn机构的重要任务之一。毕竟,内容是mcn机构和短片制作人等障碍的核心。建立他们的商业模式。一旦他们卷入侵权,他们将面临无尽的指控和诉讼。

从内容制作的源头切断侵权是版权保护的正确态度。对于短片从业者来说,papitube的《自我媒体从业者版权基本指南》可以作为版权保护的标准阅读材料。与mcn机构签约的正规军成员和独自工作的短片创作爱好者都可以从本指南中受益。

另一方面,在音乐版权保护成为一种趋势的时候,企业需要提前计划,在计算最佳成本的条件下获得有效的音乐版权授权。

此外,解决版权问题的根本途径不是一次性为维护权利支付多少赔偿,而是教育市场,培养用户的支付意识和版权意识,并宣称版权保护不能规避风险。有必要将其付诸实践,并提供具体、实用和可执行的解决方案,以促进行业进步。

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 taimeiti)或下载钛媒体应用。